【花鸟画】赵少昂:此生只愿作闲人


赵少昂 花鸟画


“第一个为广州艺博院捐画。”卢延光回忆赵少昂:


一杯清茶与世无争 痴迷艺术以蝉比心


赵老先生谦卑美德 这种风格现在成了绝响


■卢延光 广州美协原主席


我曾见过赵少昂两次,都是去香港拜访他,都是为了他向广州艺博院捐赠作品这件事。


1993年,广州市敲定要建艺博院及十个名人馆之后,我作为广州美术馆的一把手,便开始配合相关部门确定名人馆的名单,并一一拜访这些艺术名家。一开始,香港的赵少昂先生便在我们的商议对象之列。就我个人而言,我也早闻先生大名,心慕其艺已久。


应该是在1994年,我随在任的广州市政协领导到香港,在丽晶酒店第一次与赵少昂见面。那时,赵先生90岁刚过,坐着轮椅。席间,邬梦兆代表市委、市政府 向老人家传达为他建个人艺术馆的信息。赵少昂用不大方便的手抱拳,不停地打躬作揖,不断地说着“感谢大家的爱护与尊重”。“我何德何能受此尊荣?”在众多 晚辈面前,老人家的虚怀若谷让人感念不已。


一个90岁的老人没有任性与自傲,更没有倚老卖老,而是惶恐地抱拳点头。此种谦卑与美德,也只有他们那一代学富五车、成就斐然的人才有。可惜,这种风格现已成了绝响。


自比寒蝉的赵少昂,生活极其简单,每天从他那并不豪华也并不阔大的居室走出,在附近的茶楼吃几样点心,喝一杯清茶。然后,又回到居室画画、看书、授徒,数十年如一日。


在签协议的时候,我到了他那简朴的居室。客厅小,画室也小,但小而雅致,有着浓郁的文人风气;墙上挂着徐悲鸿送给他的画像,架台上摆着观音、佛像。我想, 他应该是信佛的,至少怀着一颗悲天悯人的菩萨心肠。老人家请我去了他常去的茶楼,掌柜、跑堂都很尊敬他,热情地招呼,热情地点菜。他吃得简单,也吃得慢, 酒是少喝的。他的生活是清水般的洁净,他惜福。


1995年,广州艺术博物院刚刚奠基之后,第一个捐赠展便是赵少昂先生的。那一天,广州名流云集,关山月、黎雄才等前辈都过来了,但赵先生并没有来。他的精良作品到场了,就是皆大欢喜的事情。


世间往往不如意事十之八九。赵少昂早年丧父,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凄凉,人世的辛酸早就降临于其头上。生活起点低,就从低处梦想,不敢奢望,这也是造成他自 比寒蝉的原因。至于人生要达到什么程度,赵少昂只问耕耘,不问收获。什么是生活的简单、简朴、简洁,我从赵少昂身上得到了答案。


赵少昂狭小画室的一个笔筒上刻着这些文字,辨识度高,一看便是“少昂体”,一看便是赵少昂的心志。业师高奇峰早年矢志于革命,但最终彻底回归画室。而赵少昂也从中感受到了人生除了艺术,都是虚幻。


日前,纪念赵少昂诞辰110周年系列展览在广州艺术博物院开幕,读者不妨前往欣赏他苦心经营的艺术的风景,去感知他的“岭南独秀”。


收藏周刊记者 韩帮文


简介


赵少昂


著名国画家,岭南画派代表人物之一


“我要为中国培养 艺术人才”


赵少昂名垣,字叔仪,生于1905年,祖籍广东番禺沙园里,父亲早逝,家境贫寒,赖母佣工就读私塾三年。他的《国画要诀》第一点就是:“余少孤,赖母佣工就塾,遂刻苦向学,冀达成吾母所冀望。”


他在少年时即显露出艺术天分。据其回忆:上私塾翌日,在塾内戏绘一鱼,自我欣赏,一时忘形,从楼梯跌下。在塾内,图画一科必列第一,先生许为“天分加人一等”。


16岁时,赵少昂师事岭南派先贤高奇峰,成为著名的“天风七子”之一。1930年,作品《双飞白孔雀》参加比利时万国博览会获金牌奖,同年在广州创办岭南艺苑,化育天下英才成为其艺术人生中一条极为重要的主线。


他直至晚年都没有停止过教授学生。对此,曾有人并不理解。赵少昂先生在八十年代,曾经谈到为什么这么大年纪还要教学生时讲:“我曾(经)想过七十岁以后就 不教了,但现在学生却越来越多。若只是为了我个人,我是不会再教画的,因为我开一次画展就可以得一笔可观的收入,但我要为中国培养人才,希望后代为中国艺 术发扬光大。”由此可见,赵少昂为推广中国绘画艺术,真正是做到了不遗余力,而所体现出来的是一个艺术家所负担起的社会责任。


在其从教六十多年中,所教的学生难以计数,遍布世界多个国家和地区。他的不少学生早已成名或在各地生根开花,台湾地区绘画大家欧豪年便是他的高足。


常用一方闲章“此生只愿作闲人”


抗战期间,赵少昂一度与家人避居广州湾(现湛江)。当时,国立中央大学及国立艺专均聘其为专任教授。沿途写生并多次举行画展,曾将义卖所得赈济灾民,获舆 论好评。途经广西桂林,被当地优美的山水风景所吸引,因此暂留该地写生,以致连去当教授都耽误了。1944年,赵少昂画展在重庆举行,徐悲鸿特意在当地的 报章上刊登广告,广为宣传、推介赵少昂的艺术和为人。文曰:“番禺赵少昂先生,早岁曾游艺坛名宿高奇峰先生之门,天才豪迈,有出蓝之誉……余尝赠以诗曰: ‘画派南天有继人,赵君花鸟实传神;秋风塞上老骑客,烂漫春光艳羡深。”


1982年,中国美术家协会在北京中国美术馆隆重举办大型“赵少昂画展”,画展前夕,《人民日报》刊登了时任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吴作人的文章《岭南巨匠 ――写在‘赵少昂画展’之前》。开幕式当天,著名画家李可染、李苦禅、吴作人、蒋兆和、华君武、黄胄等出席,可惜赵本人未能亲临北京。


赵少昂一生专注艺术,与世无争,他作品中经常用的一方闲章“此生只愿作闲人”就足以表明其心态。他曾经说过:“因为我写画,所以此生只愿作闲人”。他专注 花鸟画,对蝉题材有开拓之功。对此,他曾解释:“蝉是最好的,它只是靠饮露养大,其它东西也不用吃,因为露水是最清洁的,撇开所有的东西,都是为了清洁, 所以我借蝉作比托。回顾八十多年来,尤其是经过这么多的战乱,真好像发了场大梦,哪会再希望什么呢?只是希望能够写番两笔好画,聊以自娱而已”。


赵少昂年表


1905年 3月6日(农历二月初一),生于广东省广州市,


原籍广东省番禺县(今广州市番禺区)沙园里。


1920年 更名“少昂”,字叔仪,入高奇峰私立美学馆学画。


1927年 任教于佛山市市立美术学校。


1930年 作品《白孔雀》参加“比利时万国博览会”获金牌奖;在广州创办“岭南艺苑”。


1937年 任广州市市立美术学校中国画系主任,教授花鸟画。


客居香港,其间与徐悲鸿往来密切。


1944年 先后在成都和重庆举办个人画展,所得款项全部捐赠给广东灾区。


1948年 赵少昂移居香港,复设岭南艺苑。


1960年 应邀赴美国参加艺术活动


1987年 先后在广州和北京举办“赵少昂、黎雄才、关山月、杨善深合作画展”。


1995年8月 向筹建中的广州艺术博物院捐赠书画作品一批,


广州美术馆举办“赵少昂先生捐赠书画展”。


1996年 被广州市人民政府授予“广州市荣誉市民”称号。


1998年 香港艺术发展局颁授“视艺终身成就奖”。


1月28日(农历正月初一)上午7时50分在香港病逝。


花鸟画 /category-434-b0.html

相关推荐
猜你喜欢
热门推荐
  • 大黑拾元这么值钱,你有吗?

      在二十世纪五十年代初,战争留下的糟糕情况太多,为了尽快恢复经济,促进工农业的生产以及发展并且完善货币制度,国家......

    07-08来源:未知

    分享
返回列表
Ctrl+D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,全面了解最新资讯,方便快捷。